当前位置:首页 > 政策法规 >

军民融合成世界军事技术创新引擎

时间:2017-06-28 17:05 来源:科技日报 作者: 点击:

  推动军事技术的民用转化,既能发挥军事科技对民用技术的孵化带动作用,又能使军事技术在转化运用中进入新境界,进而反哺军事技术研究和装备建设。

  在世界范围内,不少国家的军事技术和军工发展历程显示,军民融合正在成为军事技术创新的引擎,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竞争的一种新趋向。

  军民融合促国防科技跨越式发展

  上世纪90年代后期,美国政府开始探讨如何将军工需求同民用技术相结合,推动经济发展。自小布什执政后,美国政府调整军事战略,大力推行信息技术等新军事技术,大幅提高国防预算,强调利用民用经济中的高新技术来实现国防科技的跨越式发展。

  如今,美国发达的国防工业不仅满足了美国的军事安全需求,也为美国军工企业带来巨额利润。负责联邦政府采购的美国总务管理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5年,美国政府项目承包商前10名中有7家是军工企业,包括洛克希德—马丁、波音、通用动力、雷神、诺思罗普—格鲁曼、联合技术、L-3通信。

  俄罗斯军民融合则另有一套,即根据需要对军工企业实行改组,将部分军工企业转为生产民品的企业。苏联时期,政府建立了规模庞大、门类齐全的军事工业体系。苏联解体后一段时期,俄军工体系经历了政府资金投入大减、国家军购规模猛降、私有化泛滥、研发滞后等一系列打击。上世纪90年代中期,俄制定《国防工业转产法》,设立“国防工业转产国家基金”,对大量军工单位进行整合。1996年,俄通过决议规定其480家军工企业不再推行私有化。进入新世纪,俄不断向军工体系注资,对俄军工体系进行现代化改造,俄军事工业逐渐恢复元气,整体实力逐步提高。

  印度现阶段主要采取两种方式进行军民融合:一是政府采购本土军工企业的产品以促进本土军事科研技术的发展;二是依靠海外采购。莫迪政府上台后,要求许多国外军工企业与印度本土军工企业合作并在印设厂,才能获得印度政府的订单。印度期望通过这种方式培养本土军事科研技术人员,将印度从军工产品组装型国家转变为自主生产型国家。

  军事技术成创新孵化器

  以色列从人口和面积衡量是一个小国,却是全球创新的“大国”,其独特之处就在于军民融合的科技创新体系。以色列国防军投入大量资金发展尖端科技、培育精英人才。这些尖端科技也进入民用经济领域,转化为社会发展成果。比如,以色列军工企业拉斐尔公司将导弹制造技术与医疗技术相结合,研发出一种可吞咽式微型胶囊,实现人体内部照相扫描。

  美国五角大楼官员则是美国科技创新摇篮硅谷的常客,时不时前往硅谷调研,特别注意在一些中小企业寻找新概念、新理念、新技术。最近,五角大楼将负责采办、技术和后勤的国防部副部长职位一拆为二,即负责采办和维护的副部长和负责研究和工程的副部长,其中负责研究和工程的副部长“将可以适当地冒险,推动技术创新、测试和试验,并有失败的自由”。

  今年1月,五角大楼举行的国防创新咨询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了11条建议,其中多数涉及创新能力建设。这个委员会由谷歌公司的母公司“字母表”执行总裁埃里克·施密特担任主席,成员包括美国硅谷知名IT公司高管、退役军队将领、科学家、学者等。

  日本防卫省2015年建立“安全保障技术推进制度”,可提供预算经费,委托民间学术机构及企业从事前沿技术研究。其中,研究方向和课题由防卫省把控,具体研发机构征集、预算执行工作由防卫省防卫装备厅负责。防卫省还在航天、卫星、网络等领域加大了与民间企业的合作力度。